• 扫描下载APP
  • 扫描关注微信
您目前所在的位置:  首页》最新苏州

禹王庙落了秋菊,碎了山茶,唯有满枝蜡梅迎风浪

文章来源:    发布日期:2018-01-11 08:56:34

 这个冬天并不寒冷。南方的这场寒流带来了降温,带来了阴雨,也同时带来了南方人梦幻的第一场雪。我们梦想着清晨起一个大早,猛地拉开窗帘,就等着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。大自然总有一些看起来讨喜又毫不费力的小技巧,一个你要偏不给的小惦记,勾引着你满是幻想的小确幸,最后再给你开一个大大的玩笑。
苏州,没有雪,没有能够满足我们一切想象的雪。没有了风雪,连“雪虐风号愈凛然,花中气节最高坚”(宋·陆游《梅花绝句》)的蜡梅都走不进想象了。于是,在一个阴雨的午后,带上雨伞雨衣,收备整齐,前往西山岛禹王庙,非要看看蜡梅去了。
阴雨天里的禹王庙是清肃的,偶尔能遇到几位冒雨前来的老者,简单装备,撑一柄黑伞结伴而行,倒也是为了这蜡梅来瞻睹一二。西山岛上的蜡梅并不像林屋梅海一般闻名而繁盛,多是零零落落的一株两株,小院人家里透出的点点蜡黄;而像禹王庙这样小聚规模的则是少之又少。
深冬时节,又是雨天,冷峻的石雕石子路透着斑驳的沧桑与磨砺。正当雨不大,雨滴飘落在池子里,涟漪朵朵,滴滴哒哒,最适合有些心事的人,走走停停,驻足捡拾一两句关于雨天的小情绪。不谙时节的人,大抵是不知道花开何时的吧!走入园子里,才惊觉此时的山茶花已经怒放多时。可惜大大的雨滴浇落了华容,零碎了一地,甚至花瓣全都脱落,唯有花蕊残立枝头。即使完整的花朵也没有平日的饱满,一副落汤鸡的窘态。真是后悔没有早早前来,错过了一季花期。不仅山茶,行不几步,瞥见一排秋菊也接近了花期尾声,又或是天气不好,有些萎靡。但美还是极美的,雨滴停留在篱笆上,坠落到花瓣上,流淌到叶子里,潮湿的空气里有了这份姹紫嫣红而变得更有生气。
然而心心念的,还是那满是想象的蜡梅。走上半圈,直到太湖边的亭廊里,才惊然发现,这一株株蜡梅,正躲在一壁黄墙黛瓦之后!如果说现在林屋洞的梅花,最多算是寻得一二花苞、小露头角,那禹王庙的蜡梅可以说是迎风怒放了。满满一树的金黄,大大小小的花朵布满枝头,即使在雨天里也不曾枝摇花落,格外精神地饱满着。
一直认为蜡梅与梅花有相似的香味,开花季节又相近,被误认为同类,也是,谁让梅花地位太过显赫,以至于蜡梅只好附庸于它的名字之上呢!据说最早,它甚至直接就叫“黄梅”的。还是苏东坡一干人,说它「香气似梅,类女工燃蜡所成」,才改为蜡梅。
蜡梅才是真名,腊字大约是因为它花开于腊月,于是才渐渐讹传为腊梅。蜡梅以前一直是虫字旁,古代文献上都有记载。而且蜡梅和梅花并不是一回事,蜡梅大多是冬天开的,而梅花大多是春天开。蜡梅这种花的花骨朵的质感就像蜡烛的蜡。在修订后的《现代汉语规范字典》中,蜡梅还是采用了之前的用法。当天阴雨且湖边的风很大,围着一株蜡梅拍上几张,刺骨的湖风已经让人难以忍受。然后蜡梅却并没有丝毫的落败,小小的花朵紧紧抓住枝头,甚至都很少看见被吹落的花朵花瓣。一边嶙峋的怪石张牙舞爪,这几支入境的蜡黄,却一不小心触到了心底的柔软,飘摇的肢体,抚慰了风的不羁,把一缕清香塞进了风里。
寒风吹落的残叶,飘零到了蜡梅的枝头,仿佛一只宽大的手掌,拾取枝头的随风离去,指尖划过尽是恋恋不舍的思语。从题字石碑拐进古码头的方向,还有数株花枝相接的蜡梅树。沿着湖边的小石路,便不经意间发现了一处小花林。三四株梅树,摇晃成一抹蜡黄,花径不曾缘客扫,蓬门今始为君开。
如此一来,禹王庙算算也有十来株蜡梅,在没有风雪的苏州,开出了春天的温暖。都说蜡梅迎风傲雪,确实不假。唐代诗人李商隐称蜡梅为寒梅,有“知访寒梅过野塘”句。蜡梅花开春前,为百花之先,特别是虎蹄梅,农历十月即放花,故人称早梅。蜡梅先花后叶,花与叶不相见,花开之时枝干枯瘦。蜡梅花开之日多是瑞雪飞扬,欲赏腊梅,待雪后,踏雪而至。
林屋寻梅尚早,正是禹王庙蜡梅盛开时。天已渐晴,关于下雪的想象,或许正越来越远,遗憾里带着曾经满满的小期待,就这样如云彩一样消散了。幸而,还有这一株蜡梅,提醒我们,这是风雪的季节,这是梦的季节。秋菊已落,山茶已碎,还有一枝蜡梅,在禹王庙迎风绽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