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扫描下载APP
  • 扫描关注微信
您目前所在的位置:  首页》最新苏州

新版《白罗衫》即将首演

文章来源:苏州旅游局官网    发布日期:2016-02-23 09:24:33

新版《白罗衫》即将首演

2016年3月5日,由著名作家白先勇先生担任总策划、优秀青年昆剧演员俞玖林领衔主演的江苏省苏州昆剧院新版《白罗衫》,将在苏州文化艺术中心大剧院首演。1月12日晚,新版《白罗衫》在苏昆进行了彩排,“这个戏有看头,值得期待!”点赞之声四起。

发现《白罗衫》里的“悲剧因子”

昆曲是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,是世界戏剧舞台艺术的瑰宝。作为中国的百戏之祖,丰富的昆曲剧本记录了中国人代有传承的情感成长史,这其中有惊艳奇绝的《牡丹亭》,有诙谐可爱的《玉簪记》,也有沉稳悲情的《长生殿》。中国人在昆曲中讲故事,道人生,辨是非,诉衷情,有悲有喜,亦庄亦谐,看到了昆曲的丰富与多样,就算读到了中国人情感世界中的体己话。更能引起思考的是,一些“从过去来于今天看”的昆曲故事,还为我们提供了研判讨论与重新解读的空间,《白罗衫》即为一例。

《白罗衫》原著为清代无名氏所作,是个因果相报的故事。上京赴试的徐继祖受一位老妪之托,带着老妪与长子长媳的信物“白罗衫”,寻找已失散十八年的苏云夫妇。得中功名后,徐继祖应邀游园,寓居于此的苏夫人乍见这位与“亡夫”容貌相似的官员,忍不住在园中拦下徐继祖申冤。很快,公开放告的徐继祖又接到了流落于山寨的苏云递状,状告当年杀害其夫妇的江洋大盗徐能。这位徐能,恰恰是抚养了徐继祖十八年的“父亲”,此时,心花怒放的徐能正赶往儿子任所准备安享天年……同一个人,既是十八年前谋害生身父母的歹徒,又是十八年中知冷知热的“父亲”,徐继祖得知身世谜底的同时就要面对一个恐怖的现实——国法难容,亲情不舍。

新版《白罗衫》编剧张淑香正是青春版《牡丹亭》的编剧,她对于《白罗衫》原著有着自己的评价:“徐继祖身世的真相,线索凭证全在一件白罗衫,结局一如所有典型公案剧的程序,总是顺流直下,立即同时报仇雪恨又庆团圆。这种千篇一律的结局,流为公式,永远是善恶二元对立,思维简单,无法深入探讨人性、人心、人情多面的复杂纠葛,大抵都是人物扁平,只有故事的外在躯干、缺乏故事的内在灵魂。”于是,她在自己对于人性信念的理解与前进中,终于发现《白罗衫》另一片迥异的景观、看见其中真正的悲剧性因子,“于是新版《白罗衫》大幅翻变原著的主题改而定调在父与子、命运、人性、救赎、情与美的聚焦点。”

让《白罗衫》满足现代观众 于情感、心智与美学的期待

担任新版《白罗衫》总策划的白先勇先生对此次改编非常赞同:“昆剧不是只有才子佳人,昆剧还有很多正剧、悲剧,比如《白罗衫》、《烂柯山》等,这些戏对今天的编导和演员都提出了一些新的要求和期待。历时一年多的剧本准备,我们认为新版《白罗衫》与以往相比,最大的不同在于徐能、徐继祖父子在极短的时间内面对命运真相时的种种表现,它关乎人性、救赎这些较深层次的思考与审美。一共六折的故事慢慢展开后,剧中人还在迷茫之际,台下观众其实已了然于胸,追问就来了:徐继祖该怎么办?这个刚刚走上社会的青年才俊,却要面对如此骇人听闻的真相,巨大的反差与强烈的冲突,让人看到了希腊神话里俄狄浦斯(Oedipus)的影子。今年1月12日,彩排演出后,很多老师、行家告诉我,这个戏有看头!”

在徐继祖心目中,徐能是陪伴了自己十八年的至亲之人,从徐继祖取得的成绩来看,徐能对他的养育很有成果:读书取得功名,为官办案公平,让徐继祖对这样的一个父亲以法正之,设身

处地为徐继祖想想,就是痛不欲生的于心不忍,

是一世无解的厄运死结。与此同时,徐能这个角色也很可斟酌,他曾是个江洋大盗,但他希望“从天而降”的儿子能走上传统士子的路,这对于他实际是一种赎罪和向善。他内心深处有忏悔,但又不敢告诉任何人,他希望儿子永远不知道他曾经的黑暗秘密,他本以为抚养孩子长大可以洗清他的罪过。——但是,命运对他说,不行。

白先勇与张淑香共同认识到了《白罗衫》这个戏与希腊悲剧与莎士比亚戏剧在某些气质上是相通的,不仅如此,这样的命运悖论或者说生活难题在今天的现实社会中,也许还在不断发生着。徐能与徐继祖在公堂之上经历的大悲大恸、内心挣扎与最终解脱,正是发给每一位观众的一个巨大问号。

好演员要在程式化中追求活泼

扮演徐继祖的俞玖林与新版《白罗衫》的缘份早已有之。

2003年,俞玖林拜昆曲表演艺术家汪世瑜为师,专攻小生,十余年历练至今,他形成了细腻潇洒有书卷气的表演风格,代表作有昆剧青春版《牡丹亭》、新版《玉簪记》、《西厢记》等大戏。不过,白先勇对他却另有“发现”——“自2004年的青春版《牡丹亭》以来,当年的‘小兰花’们已经成长、成熟起来了,他们需要一些有代表性的作品。比如俞玖林,当年我看他在演青春版《牡丹亭》时,有一折柳梦梅与杜丽娘之父杜宝的戏,叫《硬拷》,虽然柳梦梅的行当是小生,可是我一看呢,这个俞玖林很有官生的样子。十几年过去了,他完全可以试一下,拓宽戏路总是应当的。”

对于白老师的评价,俞玖林一直记在心中。数年前,他向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岳美缇提出想学小官生的代表折子戏之一《看状》,这恰是《白罗衫》中的一折重头戏。“岳老师应该是看出来我确实可以尝试一下这个行当与角色,就欣然应允了。”一年后,他又学了《白罗衫》中的另一个折子戏《井遇》。正是在这两个折子戏的基础上,2014年他希望把《白罗衫》排成一个串折戏。

“之前我在舞台上扮演过柳梦梅、潘必正等角色,其人物性格从剧本安排与表演呈现上,都是比较平稳的。因此,我内心还是非常渴望能有机会尝试一个性格有变化、内心有挣扎的角色。因此在与白老师、张老师的多次交流沟通之后,我逐渐认识到新版《白罗衫》中的徐继祖不仅是从小生拓宽戏路到官生的一个变化,更是我在戏剧舞台艺术表演中塑造一个‘真实之人’的好机会。”俞玖林为此进行了认真准备,他特别留意到香港艺人刘德华主演的电影《失孤》,从中仔细揣摩“寻亲”故事中不同角色的心理体验,他坦言剧中有多个“既有难度又很过瘾”的表演亮点,“比如徐继祖与徐能的至爱亲情是真实的,但是在生身父母出现之际,徐继祖万般滋味涌上心头的情感表现,就很不容易把握。”——事实上,父子两人跌落于命运罗网的瞬息巨变,如果用其他艺术表演形式诸如电影电视甚至话剧,是可以采用不少辅助手段予以强调、烘托的,但是在高度程式化的传统戏剧表演中,演员却不可逾矩,必须以最苛刻的客观条件展现出最丰富的审美表达,而这,正是现场演出永葆魅力的秘密所在。(摘自:姑苏晚报,记者:李婷,本站编辑:咨询中心小章)